写于 2017-05-07 03:31:40| 注册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

(新山3日讯)“马劳”心酸多,但是没有放弃终有一天回返祖国服务,他们相信只要把政治搞好,经济才会好,国人回国的就业前景就会获得改善

行动黨柔佛再也社区中心今午举办“马劳,你好吗

”交流会,数名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国公民及政治工作者分享每日越堤工作的感受,以及他们对赴新加坡工作者的前景提出看法

交流“马劳,你好吗

” 民联柔佛州议会反对黨领袖巫程豪医生提到赴新工作者需要休息而请病假的趋势

而行动黨柔州主席刘镇东也提到他和该黨秘书长到访新加坡,入住酒店服务生多是我国公民等的趋势

最深刻的是,数名“马劳”分享離乡背井去新加坡打工,是为改善生活的现实考量,以及赚兑换率较高的新币,以便更快偿还个人债务

民联柔佛州议会反对黨领袖巫程豪:工作劳累拿病假 巫程豪医生从医学角度切入“马劳”的课题,他说虽然医学没有超劳过度词眼或理由,而给病假单予病人,不过在人道立场上,他曾通融给病假单予这些奔波马新工作的国人

他说,他在诊所服务时,一天最少2宗,多则3至5宗病例,是赴新加坡工作者来看病时讲了一堆的病症,其实他们就是想休息,因为工作太累

“作为医生,我们不能不批准他们病假,若送他们继续上路去工作,在途中因为太疲劳而发生意外丧命,就非常不好

” 他说,每日从新山赴新加坡工作的年轻人中,有没有人是因为疲劳而死,这是可以研究的

他举例,过去就有病例,一名男子在工作後陪女朋友看戏,在睡眠中停止呼吸过世

他提醒不寻常的生活方式,会对健康造成损伤,很难弥补回来,所以每日睡觉要8小时,也要抽空多运动

他说,他以前班上40名同学,有30名已经在国外讨生活,大部份在新加坡,他们都没有登记成为选民

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发展空间不大 廖彩彤说,对我国北部国民来说,新山只是他们去新加坡讨生活落脚的地方

她说,她小时候,父母带她去新加坡买东西,是消费为主

时至今日,因为新币兑换率高,国人到新加坡是过去工作赚新币

她说,新山被新加坡影响的不只是文化,也包括政治

在我国北部改朝换代吹响号角时,南部还在慢热

她说,我国体制上也面对问题,即缺乏平台

新山人对教育体制失望,不过他们觉得把孩子送去新加坡就解决问题

她说,非主流导向的行业,很难在我国找到機会和发展空间

举例:“阿牛”陈庆祥在拍电影时没被鼓励(国外红了才回来我国),只好到国外发展

“我不去新加坡,不是因为怕辛苦

是因为我觉得我国若好好管理,是美好的

” 行动黨柔州主席刘镇东:搞好政治带动经济 刘镇东指出,新加坡经济不一定永远保持都那麼好

他说,经济背後都是政治,不瞭解政治就没办法瞭解问题核心

“把政治搞好,经济才会好,这样才能扭转现在的情况和局势

” 他说,新加坡不只华裔,也有越来越多马来人去工作,包括新加坡酒店工作的都是马来人,而且一半认得该黨秘书长林冠英

他说,新加坡开新酒店时,都直接从马聘请熟练的员工

而一些远至麻坡或丰盛港的马来人,他们星期四前往新加坡工作,做到星期天再回家乡,这已是一种趋势

新闻自由不如我国 他说,当他把今天的活动放上网时,很多网友都问,为甚麼要叫“马劳”

他说,确实国民很多都是在做劳力工作,把“马劳”这词推出来,是观念上的转换,国人需要开始正视本身的经济位置

“我和新加坡一些上了年纪的华人谈,他们觉得新加坡一级棒,李光耀很好;但是我和年轻马来西亚人谈,他们会骂现任政府

“今天是世界国际新闻日,我国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中排行第147,新加坡却排在150

” 他要求国人反思,新加坡的经济模式是我们要学吗

且聽聽以下人士的分享: “肥猫”招仲信:难忍赶路耗时 外号“肥猫”的招仲信,因为难忍每日越堤到新加坡耗费太多时间在交通上,最终从新山搬去新加坡居住

他说,他从北方大学修读经济系毕业後,一心要在毕业後回馈国家,准备投入银行业或运输业,不过新加坡给他更好的機会,所以他到新加坡去讨生活

“一开始时,我过著来回(马新)的生活,虽然累,但还是自己的生活

不过之後换了工作,地点从新加坡南部移到北部,加上新年过後,柔佛长堤每日堵车情况更严重,我6时30分从新山关卡出境,10时30分才到公司

” 他自嘲每天像是打著两份工,第一份在公司工作、第二份则在搭车,而後者花的心力比在公司还多

他说,若答应老闆加班,迟至晚上11时才回到新山的住处,而隔天清晨4时又开始起身准备上班

他说,他於3月31日在社交网站写了一篇文章,分享在新加坡工作的心得,结果获得许多“马劳”共鸣

“大家很想回来马来西亚,在国内哪裡都可以去

在新加坡,休息时是关在铁窗睡觉

” 他坦言,很多年轻人还是要去新加坡工作,因为钱币兑换率达2.6,要回来我国发展就要放弃兑换率的优势

他说,理想和现实是不同的,因为毕业後要適应社会多变的节奏,他和许多人一样,想赚多一点钱支持家裡

“新山屋价高,收入是压力,迫使我们不能回来

” 杨瑞雯:损失公积金 在新加坡从事会计的杨瑞雯说,在本地工作的国人不要羡慕去新加坡工作的国人,因为他们赚的是兑换率,损失的是公积金

“我爸爸也是在新加坡工作30多年,所以我是靠新币养大的

” 她说,担心回国工作没有更好的前景,以及怕工作文化方面融入不来

“老闆逼我申请新加坡永久居民,我坚持不要,因为一旦拿了就要搬到新加坡

” 张袆庭:为赚新币还债 张袆庭说,他是无奈当上“马劳”,因为在2005年生意失败後负债,以致2008年後他要到新加坡赚新币,还债务

他说,让他感到难过的是,身边很多去新加坡工作後的我国公民,最後忘了自己是马来西亚人

他们在新加坡安逸惯了

“我不想变成他们,虽然每天往返两地很累,但是我还是决定从新加坡搬回新山

” 他说,每天清晨6时许就要出门上班,並自嘲割胶只是半天时间,他却要耗时搭车

他指出,他怨恨那些羡慕他在新加坡工作,发表“你就好咯,赚新币”的言论

“我们应该思考,为甚麼我们有天然资源,国民还要走出去讨生活

” 介绍网络用词 “马劳”一词主要在社交网站运用,泛指到新加坡工作的我国遊子

此词是对本身身份的一种自嘲,指我国到新加坡工作的国人为马来西亚劳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