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6-04 03:31:42| 注册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

(新山8日讯)新山推事庭针对2宗罗里超载案件判处业者各别罚款15万令吉、20万令吉,柔佛沙石罗里同业公会不满惩处过重与不合理

该会将在两周内就此事致函予司法委员会作出投诉,要求当局解释为何有如此过于严厉的惩处

受罚的2名罗里业者将在近期提出上诉,有关业者当务之急是将仍被扣留的1名司机保释出来

该会会长谢儒安今日陪同上述2名业主梁晓爱(30岁)、林合记(41岁)召开记者会表达不满

梁晓爱指出,公司一辆沙石罗里在去年3月18日中午时分在金海湾被执法人员截查,过后发现该罗里超载逾40%

“此案在本月5日被上新山推事庭审理,推事判处公司面对15万令吉罚款

” 由于短时间内无法筹集有关罚金数额,当日罗里司机目前仍被扣留

林合记透露,公司一辆沙石罗里2012年在乌鲁地南超载60%遭执法人员拦下,此案也在本月5日新山推事庭审理,最终推事判处公司20万令吉的罚款

罗里业者盈利不高 对此,谢儒安透露,上述案子判决超出常理,有关罚款令业者难以正常运作业务,高额罚款简直要令业者破产

他强调,这对罗里业者来说,罗里的价格与商业盈利都不可能达到有关罚款数额

他透露,国内罗里超载违例案件普遍的罚款数额在1万令吉以下;有关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法令针对违例事件的罚款数额从最低1000令吉至最高50万令吉

谢儒安:双重标准执法 谢儒安指出,该会过去曾与执法当局进行交流活动,1名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官员曾私下透露,涉及10万令吉以上罚款的案件通常是牵涉到严重的欺骗罪行,例如伪造罗里证件、营运文件等

谢儒安不解罗里超载何以面对执法当局过高的罚款处分

此外,谢儒安表示,执法当局在执执法上有双重标准,非法罗里没有被取缔,反而取缔合法罗里

他指出,罗里超载问题不是罗里业者单方面所能控制的问题,其中司机、石厂业者、沙厂业者、受货人及上货人也扮演重要角色

谢儒安也建议在这方面国内执法档位能够仿效泰国有关制度,例如违例超载的罗里司机面对坐牢处分等

记者会后,谢儒安率领柔佛沙石罗里同业公会约20名会员同业拉横幅表达不满